編者按
  針對一些治安部門存在的“門難進、臉難看、話難聽、事難辦”和不作為、亂作為等情況,公安部在近日召開的全國治安管理工作座談會上要求,要進一步簡化辦事程序,方便群眾辦證、辦戶口。可以不開證明的不要讓群眾開證明,可以一趟解決問題的不要讓群眾跑兩趟,可以不回原籍辦理手續的不要讓群眾來回往返;對確有困難、行動不便的群眾,要盡可能地提供預約上門辦事辦證服務。
  派出所、車管所、出入境管理部門是與老百姓打交道最多的公安窗口單位,他們如何有效落實公安部提出的要求,切實解決群眾辦戶口難、辦證難問題?今天,本報推出“記者體驗公安窗口辦證辦戶口”特別報道,敬請關註。
  □本報記者王鬥鬥本報實習生廖雯婷
  11月11日上午8時10分,距離天津市車輛管理所津西分所不到百米,馬路邊橫七豎八停了幾輛轎車,車後都掛著“代辦駕駛證”、“驗車補證”、“代繳罰款”等大牌子。
  津西所正門口,十幾名車販子在冷風中擠成一個方陣,幾名“熱情能幹”的,不停朝過往車輛揮手。
  此時,二三十輛來辦業務的車,沿著津淶公路排起長隊。原本寬敞的公路,只剩下一半道路供車輛通行。記者停下車,3名婦女“呼啦啦”圍上來,一名戴口罩的女子問道:“辦啥業務?是北京來的?”
  記者稱“牌照丟了,要過來補一下”,“口罩女”隨即表示,可以幫忙代辦,只要交50塊錢,很快就能辦完,“自己去辦沒這麼快”。
  8時30分,津西分所辦證大廳準時開門,大廳設有專職導辦服務台,提供免費導辦服務。記者稱“車牌丟了”,導辦台工作人員遞過來一張機動車牌證申請表。
  大廳設填表區域,有填寫好的模板供大家參考。張先生閨女的車牌丟了,來替她補辦,領了表格來到填表區,卻發現沒有筆可用。他湊在一名男子身邊,想等人家填完後用筆。結果,這位男子填完表格,帶走了自己的筆。
  張先生無奈向記者借筆用。記者把筆借給張先生後,詢問負責發號的女工作人員:“能否借筆用一下?”
  “那裡有筆賣!”女工作人員隨手指嚮導辦台後方一臺自動售貨機。記者走過去一看,自動售貨機除了賣各種小吃外,確實有筆賣,一支兩元。
  記者註意到,辦事大廳里充斥著車販子的身影。只要是有來辦理業務的市民進入大廳,他們都不會放過。一位想自行取號的男子,被一女車販子攔住,“辦嘛業務”?男子不理,繼續伸手取號,女車販子用手擋住取號機,繼續問“辦嘛業務”?
  得知記者想要補辦駕駛證時,一名車販子說,“給10塊錢吧,馬上就能辦好”。當記者表示,一位朋友正在外面給新車上牌,車販子立馬接話:“你自己辦上午肯定搞不定,我們對裡面比較熟,上午應該能給你辦下來。”
  此時,負責拿號的女工作人員就站在記者身邊,她對車販子的行為不但沒有過問、制止,還和他們“有說有笑”,顯得十分熟悉。
  車管所院子里,多數是忙著給新車上牌照的。與大廳相比,這裡車販子的數量更是驚人。
  早晨6時就從北京出發的程先生,陪朋友來天津給新車上牌照。程先生透露,在北京搖號太費勁,買車時他們和北京4S店商量好,多交1500元,通過代理人在天津落牌照。
  一位開標緻508的車主,也是一早從北京趕來的。他稱,自己給了4S店4000塊錢,4S店請“專業人士”幫他在津落牌。
  碰巧,兩位北京車主找的代理人是同一人,他坐在一輛豐田轎車裡,給兩名北京車主辦手續。這輛停在車管所院子里的豐田車周圍,至少有六七位車主等著他代辦牌照。
  記者試圖找一位沒有代辦人的車主,結果問了6輛車都是有人代辦的。
  下午3點半,程先生和朋友辦好了車牌。他還埋怨代辦人效率太低,“當時答應好一上午辦完的”。
  針對這種公開代辦牌照現象,記者撥打了津西分所電話,咨詢是否允許找人代辦。工作人員表示:“你願意找代辦就找,但是這些事兒自己也能辦,不一定非要找代辦人。”
  車主為何願意多花錢找人代辦手續?車販子泛濫原因何在?程先生表示,“我們從北京過來,根本不清楚辦牌照程序,早就聽說找車販子代辦很方便,就找人代辦了。”
  而在市民張先生看來,普通市民對於辦理車務的各項程序不瞭解,無奈之下通常會找人代辦。重要的是,車管所對車販子的行為沒有堅決抵制,導致車販子橫行。
  還有市民反映,上班時沒那麼多時間來辦理業務,而車販子辦得快,可以節約不少時間。當然,如果車管所能在中午或周末適當放開對外辦公服務時間,也許自行辦理的人會更多。
  本報天津11月11日電
  (原標題:“代辦”瘋狂攬活工作人員不管)
創作者介紹

室內裝潢設計

ds17dseov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